汉民小学生减负重3公斤 书包瘦身计划奏效

报道、摄影:康灯海、王淑珍、李佩佩、黄佩珊、陈友晋

我的书包不超过5公斤重,你的呢?

我的书包不超过5公斤重,你的呢?

(槟城13日讯)轻盈书包装儿童节恩物,汉民小学书包瘦身计划奏效,书包重量从之前的13公斤减至目前少过10公斤!

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日前透露,在全国小一至小三禁作业簿指令发布后,各州教育局于不久之后将正式接获教育部通知,在明年强制执行这项指令,避免学生面对作业簿多的求学压力。

 

其实,早在今年3月,为了减轻学生每天背负过重的书包而身体疲劳,进而影响学生骨骼健康成长,丹绒道光汉民小学通过家教协会募款协助,为每一间课室安置开放式学生橱柜,让每一个学生都拥有自己的橱柜,储放厚重的课本及作业簿,有关措施成功减轻了每个学生至少2、3公斤重的书包负担和压力。

过去,汉民学校学生们的书包达13至15公斤重,这还不包括学生们带来的水壶及餐具,这即使对一个重量20至30公斤重的小学5年级学生来说非常吃力,学生一般则使用拖式书包上学。

汉民小学设储柜计划落实之后,学生们的书包纷纷变轻了。今天上午,汉民小学庆祝教师节,学生们一样带着他们轻盈的书包来上课,一个个把儿童节礼物装入书包,开心无比,意犹未足,仿佛书包里的东西不够多,礼物还可以再多一点。

汉民小学设学生个人橱柜格子,储放厚重的课本及作业簿,书包瘦身计划见效,减轻了学生们的书包过重压力。

汉民小学设学生个人橱柜格子,储放厚重的课本及作业簿,书包瘦身计划见效,减轻了学生们的书包过重压力。

姜志坤:潜移默化 训练学生责任感

汉民小学书包瘦身计划发起人之一,姜志坤家协主席说,过去他每天载3个孩子到学校上课,发现每个学生都背着或拖拉着沉重的书包上课,对孩子的身心健康都不好。

姜志坤指出,书包本身的重量、课本的数量和孩子不爱整理书包,是书包超重的3大原因。

他说,董事会名誉主席丹斯里陈国平也主动提及学生书包超重的问题,并承诺会协助赞助落实减轻学生书包计划,董家教经过讨论及考量后议决实行安置学生橱柜格子以减轻书包重量这项计划。

姜志坤说,该计划于今年1月推行,3月落实,通过商家及董家协理事们的赞助,耗资6万令吉,为该校24班课室安置开放式的学生木橱柜格子,鼓励学生把不常用的厚重课本及作业放置在写着他们名字的柜子里。这样的话,学生就不须每天背着一大堆课本及作业簿来学校上课。

姜志坤说,装置减轻学生书包橱柜计划,除了减轻学生书包重量之外,这项计划还能带进一些教育意义。例如,学生每天整理书包时,潜移默化训练着他们的责任感。

他说,把物件置放在开放式木橱柜里,意味着学生都在培养诚实的态度和行为,这还能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除此之外,每位学生还得定期整理和抹干净本身的橱柜格子。

朱仲嘉:获师生家长支持

汉民小学校长朱仲嘉说,汉民小学设学生橱柜格子计划实行之后,做到了每个学生的书包平均不超过10公斤重,获得全校师生及家长们的支持,也希望可以把这个概念推广到其他小学。

加入额外作业簿后,才加重1公斤。

加入额外作业簿后,才加重1公斤。

仅加重1公斤 禁额外作业簿治标不治本

额外作业簿才重多1公斤,大部分家长认为,禁作业簿来解决学生书包过重问题,治标不治本。他们认为,仅靠由教育部准备的课本及活动练习本不足以应付目前的教育纲要。

根据威省一华小一年级学生的上课时间表,平均一天上6堂课,6本课本加活动练习本,以及簿子的重量约2公斤,若是加上额外作业簿,重量仅是上升一公斤即3公斤。

因此大部分家长认为,废除额外作业簿对减轻书包重量影响并不大,反之更担心的是,教育部实行的教学纲要以及课程改革,越来越高思维。

王进财:拉长各科目课时 少带课本更有效减轻书包

高巴三万家教协会主席王进财认为,将每个科目的课时拉长,减少学生在一天内需上的科目,或会比禁用作业簿政策更有效减轻书包重量。

他举例,原本一天需上8个科目,若改为一天5科,即可减少学生需携带的课本,进而减轻书包负担,毕竟作业簿对学习进步很有帮助。

邝俊杰:弥补正课知识不足 禁作业簿政策非明智决定

侨光小学家教协会主席邝俊杰认为,作业簿有助于弥补正课知识的不足,政府禁作业簿的政策对于成绩优秀的学生并非明智的决定,反之应伸缩性处理才能达到学习的效果。

至于书包重量,邝俊杰认为不是主要问题,因目前大多数学校都会提供橱柜供学生放置课本,不需每天将书本带回家,可减轻书包重量。

陈福昇:助实践课本理论 实行“禁作业簿”不可过量

明德正校家教协会主席陈福昇认为,“禁作业簿”政策可以实行但不可过量,特别是语文科依然要应用作业来加强。

他说,作业簿有助于让学生实践课本上的理论,也帮助教师更容易指导学生,只要不过多使用作业簿,不形成学生压力即可。

杨式丰:可适当减少 学生仍需要作业簿

询问及教育部重申1年级至3年级的学生禁止使用作业簿一事,麦曼珍华小董事长杨式丰表示,勿要因家长投诉学生书包过重而耽误学生学习进度。

他说,学生书包过重一事,可通过各种方式解决,如每日按照课堂时间表整理书包,或在校内安装橱柜等。

他以麦曼珍华小为例,指该校自去年安装橱柜供学生使用后,学生可把书本留在橱柜中,减轻了学生书包的重量。他认为,当局或校方是可适当减少学生们作业簿,但作业簿于教学上还是需要的。

不添学生负担助教师备课 林洛瑢:使用成效才是重要

北海光华学校林洛瑢校长认为,学生作业簿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需求,不同的家长亦有不一样的要求,完全不用也不行。

“作业簿有写的作用,有助于协助学生巩固听读写技能,当然不否认一些学校的作业簿太多。我认为作业簿以不加重学生负担,同时可帮助老师备课为前题,同时重质不重量,作业簿使用之后的成效才是重要。”

他提及,现今的电脑教学也是减轻学生作业簿的方式。他称,是否需要作业簿还是需要经过详细讨论,再交由课程委员会决定,以便达到最佳作业簿使用成效。

 

Source : http://www.kwongwah.com.my/?p=406781

Newsletter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